2138cn太阳集团_世界人权日 联合国驻京办前的老生常谈

作者: 分类: 沙龙征集 发布于:2020-03-04 631次浏览 39条评论

(新唐人报导)上午十点,北京朝阳东三环北段儿的亮马河畔,地铁站名为亮马桥站、出西南口儿,公交车站名为燕莎桥南站。以联合国办公大楼为中心的东、南、北三个方向的路面儿、地铁口儿、公交车站,分别由警察、警车、黑衣人、大公交车严密佔领,摩拳擦掌,虎视眈眈。唯独西面,是用活动的铁栏杆封住,只有极少量的车,经检查方可挪开铁栏杆通过。

我在几个车站之间及大楼近前转了一大圈儿,未见到几个上访维权的人士,但是感到今天比12月4日普法日的「央视」情况要严重得多。一旦发现穿戴落伍者,尤其是三五成群的穿戴落伍者,立即会被围住,拽上大公交车,没有商量,所以根本见不到等待多日準备在这一天有所作为的广大维权之人士。

大公交车像以往一样,人满了,就开往城南的久敬庄,人们叫它「黑监狱」的地方。黑就黑吧,监狱就监狱吧,爱叫什幺叫什幺,「我是流氓我怕谁」?

大公交车开到了久敬庄,访民们却不能下车,要在车上等待4、5个小时才能进入下车登记的程序。然后由久敬庄通知各地政府来接人,各个地方政府什幺时候来接,接不接,还是个未知数。一般顺利的也得十几个小时甚至更长的时间。接了又怎样?仍是未知数,这样一去一堵一关一接,一个轮迴下来,不知耗费多少财力物力人力的资源,流逝的时间、生命。

仅12月份,4日在「央视普法」属于海淀,海淀的警察辛苦,披星戴月围追堵截。10日的「联合国人权日」属于朝阳,朝阳的警察辛苦,天寒地冻加班加点。

4日、10日、及所有开会的敏感日,各区警察轮幡儿的辛苦,而广大维权群众反映多年的问题,却仍得不到解决,成为每一次游戏被愚弄的庄主,重複着每一次的艰难和危险,是一首停止不了的悲歌,一支没有休止符的哀乐。

<<上一篇: